法院概况
 
法院简介
法院地址
来院地图
联系方式
管辖范围
部门及职能
人员信息
在线服务
司法公开指南信息
法院文化
 
 
   
 
 
 
法院文化

2016年廉文共读第八期
【字体: 】【2016-08-01】 【关 闭

廉 文 共 读

 

   第八期(总第一百十二期)

 

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监察室编   二O一六年八月一日

l   "三不将军"彭玉麟 2    刘统勋的持正之道 "三不将军"彭玉麟

  晚清名臣李鸿章素以不怕事著称,但一生中不免碰上个把硬茬。平定江南后,合肥李家势力鼎盛。李鸿章之弟李鹤章的儿子平素不务正业,慵懒奢纵赌荡,寻花问柳,“时出夺人财物妻女,官不敢问,乡民深恶之”。一次李公子在合肥讨债殴死人命,官民不敢言。

  合肥知县检验尸伤,百姓怕县令屈服于豪强,检验不实,数万人前来围观。知县令仵作认真验尸,勘定详状,定下案子,但李家阻挠。恰巧此时,湘军名将、李鸿章昔日的战友彭玉麟奉命巡阅长江水师,到达合肥。

  听说彭玉麟来了,乡民诉诸彭公。彭玉麟听说有这种事,二话没说,叫人传来这位李公子。

  李公子到了彭玉麟水师船上,心想这位彭大帅还是自己伯父的至交,一点没有当回事。彭玉麟先是轻声询问有无此事,李公子平时霸道傲慢惯了,直截了当地承认了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彭玉麟见状,先命人打一顿再说,“公大怒,命笞之无算。”

  不久,安徽巡抚也赶来了。巡抚大人早不来晚不来,此时来做什么?

  彭玉麟闻报,当即心知肚明,数十年官场摸爬滚打没有训练出他的官气,倒是培养出他老练的从政智慧。他一边命人好好接待,一边对刽子手说:你赶快去把这家伙的头砍下来。

  等到巡抚大人脚刚踏上船来,李公子的脑壳已经被砍下。这下倒好,看彭玉麟如何向李鸿章交代?

  彭玉麟老到,当即写了一封信派人给李鸿章,自然免不了叙一叙旧情,对李大人歌功颂德一番,然后交代缘由,“令侄败公家声,想亦公所憾也,吾已为公处置讫矣。”把杀人侄子说成帮他的大忙。李鸿章把信读完,嘴巴愣是合不拢来!事已至此,夫复何言?无奈只好就坡下驴,谢彭玉麟为国为民除害,“合肥复书谢之。”

  难道亲侄子就这么白白给斩了不成?按照旧时官场惯例,李鸿章还不恨死了彭玉麟,以自己的权威,报复一下子?然而,李鸿章竟不了了之,非但没有报复彭玉麟,彭死后,反而对他大加褒扬:“不荣官府,不乐室家,百战功高,此身终以江湖老。无忝史书,无惭庙食,千秋名在,余事犹能诗画传。”

  难道,位高权重的李鸿章还怕他不成?须知李中堂向来办事不循常理,不怕事,脾气火爆。梁启超说他“接人常带傲慢轻侮之色,俯视一切,揶揄弄之”。那么是李鸿章怕舆论不成?梁氏称他“不畏谤言,是其所长也”。换言之,李鸿章除了在曾国藩面前有所敬畏之外,没有怕过什么。

  问题是,李鸿章不怕事,彭玉麟也是个不怕事的主儿。

  关键是,李鸿章深知彭玉麟之为人,“老彭有许多把戏”,即便想报复,也没有机会。

  彭玉麟加盟湘军之初,就许下“不要命,不要官,不要钱”的誓言。

  第一,不要命。彭玉麟应曾国藩之请组建湘军水师,刚开始他们试过很多办法来保护士兵,发现作用都不大。于是,彭玉麟干脆决定不要任何遮蔽,每次打仗他都率船冒着炮火冲在最前面。速度越快,敌人的炮火越没有用武之地。湘军水师有了这样的拼命三郎,水师上下形成了一种崇尚勇敢的风气。

  第二,不要官。彭玉麟一开始就跟曾国藩打过招呼,不要保举他做官,曾国藩也这样做了。可问题是其他人会保举他,朝中用人也需要他,所以他一生有六次辞官不要:从1850年辞训导算起,1861年辞安徽巡抚,1865年三辞肥缺漕运总督,1872年辞兵部右侍郎,1881年辞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,1885年辞兵部尚书,还不算最后一次1888年辞兵部尚书兼长江巡阅使。彭玉麟辞官并非以退为进,而是“臣以寒士始,愿以寒士归”,甘愿做实事。

  第三,不要钱。彭玉麟崇俭朴,偶微服出,状如村夫子。巡阅长江时,每赴营官处,营官急将厅事陈设之古玩及华焕之铺陈,一律撤去,始敢迎入。有个副将以千金购了一只玉钟,听闻他来了,捧起就跑,不小心砰然坠地。恰好被彭玉麟看到,微笑道:“惜哉!”副将悚服,不敢仰视。他曾经到友人家吃饭,“见珍馔,辄蹙额,终席不下箸,惟嗜辣椒豆腐”。有人到彭玉麟在西湖的“退省庵”拜谒,看到他穿的是茧绸袍,加羊毛外褂,已经有了几条裂缝,冠缨都变成了黄色。室内除了笔砚外,“惟竹簏二事”。吃饭时,只有菜园里的蔬菜数种,中间置肉一盘而已。彭玉麟为官三十年,所得养廉银数目可观,然而,他却将这笔钱记在公家账上,自己从不私用。同治六年(1867年),他要曾国藩代奏,不要因为他捐献养廉银而额外赏赐其子女。

  此外,还可加上一条“不逸乐”。彭玉麟曾向皇帝自陈:“臣素无声色之好家室之乐,性尤不耽安乐。治军十余年,未尝营一瓦一覆一亩之殖以庇妻子。身受重伤,积劳多疾,未尝请一日之假回籍调治。终年风涛矢石之中,虽其病,未尝一日移居岸上。”

  一个连命也可以不要,官也不愿做,也不要钱,能抵挡住任何诱惑的人,还能对他怎么样?有道是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只要过得硬,就不怕别人报复;只要过得硬,办事就公正,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(摘自中国纪检监察报,作者刘绪义)

刘统勋的持正之道

   清代官场有这样一首《一剪梅》,影响很大,其词共四阕,开头就是“仕途钻刺要精工,京信常通,炭敬常丰。”字数不多,却十分形象,十分深刻,入木三分地道出了当时的官场潜规则,倘若哪位大人要做官,且还要做得大,做得稳,就要以钱开路,四处钻谋,结成一张庞大严密的关系网,否则,是根本行不通的。

  可是,这个金科玉律般的钻营学到了刘统勋这里却不灵了。他曾有这样一个世交,其家的子弟已经位列封疆大吏了,过年时,让仆人将一千两银子送到刘统勋的府上,以示亲切慰问,进一步拉近两家的感情。刘统勋遂将其仆人叫到自己面前,诚恳地对他说:“你家主人和我是世交了,一年到头来看看我,此近心厚谊之举,令我非常感动,请你代表我向你家主人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可是我现在身为宰相,朝廷的俸禄足够我生活所用。回去转告你家主人,将这笔钱送给那些生活困难的老朋友比放在我这里更有意义!”回绝理由入情入理,态度坚决没有余地,但话说得很得体,讲究策略,既光明正大,又不伤人自尊。

  对热衷于走歪门邪道的人,刘统勋就是另一种态度了。刘统勋向来是光明正大,坦荡磊落,公事到朝堂上,该咋办咋办,绝不存在以权谋私和“穿小鞋”的现象。有私事也没关系,但必须是堂堂正正地在大白天到府上,有啥说啥。但凡在晚间鬼鬼祟祟来叫门的,他知道其有不可告人之事,因此一概拒而不见。曾经有个靠拿钱当了官的人在夜深之时前来叩门,刘统勋给他吃了闭门羹。等到第二天上朝时,刘统勋将此人叫到跟前,当着会议厅(政事堂)全体大臣们的面说:“黑更半夜去叩他人之门,这不是正人君子的做派。你有什么事情,不妨当众说出,就算我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,也没关系,正可以让我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”这个人一句话也没说,脸涨得通红,低着头就溜了出去。从此,再也没人敢自讨没趣了。

  乾隆二十八年(1763年),刘统勋受命主持大考,举子褚筠心本来凭借自己的实力可以有非常不错的成绩,可是怕进不了前三名,于是就将自己所拟的对策抄出开头的三十余行送到刘统勋的门下。按说,这并非褚举子的新发明,而是当时的风气,几乎每个人都这样,可是刘统勋不吃这一套,认为这就是在雅的名义下投机取巧,钻刺邪谋。阅卷时,刘统勋先找出褚筠心之卷,对所有考官说:“这是我原来所聘请在家修书的褚筠心之卷。”然后,不管其文章写得多么精彩,也不让其进入前十名,只将其放在第十一的位置。

  刘统勋经常奉命远出,每行则轻车简从,只带两个仆人,这样目标小,不惹人关注。他到了各地衙门的旅馆后,首先安排仆人住在后边的房间,他住在前边。吃完饭,他就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,专心致志地处理公务,需要人的时候,即刻让仆人传唤;需要尽快办理什么公事,随时传令当地衙门去办。有时在房间内来回踱步,思考问题,夜深人静,感到疲倦时躺下休息。这期间绝不与任何无关之人相见,哪个想追踪逐影打通关节,想都不要想。

  从古至今,为官者心中都有一道篱笆墙。倘若自家的篱笆扎得不紧,任凭别人钻来钻去,自己的防线必然形同虚设。别人来打探朝廷机密消息时,泄露不泄露?别人请托谋私之事应承不应承?朋友、故交拜托枉法之事,办理不办理?但凡这样的事情几乎都与朝廷律法、人间正道水火不相容,应来应去、办来办去的结果恐怕不用想都能知道。刘统勋针对不同的对象,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,既堵住了别人钻营渗透的一切漏洞,也让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不敢打他的歪主意,可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。刘统勋的持正与谨慎令人钦佩。(摘自中国纪检监察报,作者马军)

 



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